一盞馬燈:見證四代紅軍情

來源:新華社作者:朱超、馬云飛、柳王敏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6-29 16:50

新華社長沙6月29日電 新華社記者朱超、馬云飛、柳王敏

車隊行進在湘西南重巒疊嶂的秀麗山巒間。拐過無數道彎,記者來到有著600多年歷史的湖南通道縣 “芋頭古侗寨”。

紅軍一盞馬燈的故事在寨子里流傳至今。

記者來到73歲的侗族老人楊正益家中探訪。

“上世紀30年代,土匪橫行,國民黨還時不時來抓壯丁,寨子里300多戶村民一看到有當兵的或拿槍的來,就趕緊躲到附近山里。”楊正益說。

1934年冬湘江戰役后,中央紅軍來到通道,召開緊急會議,毛澤東提出西進主張,避開圍堵,前往國民黨兵力薄弱的貴州,這就是著名的“通道轉兵”。芋頭古寨就在紅軍西進途中。

不明情況的侗族村民又一次躲到山上,楊正益的父親楊再能因為有武功,留下來守寨。楊正益講,父親發現紅軍進寨后,用米用柴,或者改善伙食用點豬肉,都不白拿,會留下銀元。他覺得紅軍是“好軍”,像親人。

“紅軍一名排長和氣地問父親,能不能指給他們去貴州的路,還說不會虧待他。父親心想,對這樣的部隊,就算不給報酬也愿意幫忙。”楊正益說。

同寨的楊正顏回憶,自己的母親當時十幾歲,“看到紅軍割地里的沖菜(一種青菜)時都是留著根,讓菜再長起來。而國民黨軍隊經過時,都是粗暴地連根拔起”。

據楊正益講,父親送紅軍到了牙屯堡后,告訴紅軍通往貴州的道路,準備回寨。當時正值冬季,晚上沒有月光,路上什么都看不到,山間荒草叢生。“想到他一人連夜要走幾十里山路,紅軍不放心,就回贈父親一盞馬燈照明。”

85年后,這盞燈芯已經干癟的煤油馬燈,如今存放在被認為是通道會議會址的恭城書院里。

楊正益12歲那年父親去世,臨終前交代母親要把馬燈傳給他,并要求他將來入伍當兵,做紅軍傳人。楊正益17歲時在衡陽參軍,成為一名迫擊炮手。6年后,他退伍回到家鄉,當了一名教師。楊正益最小的兒子楊標也當了兵,成了楊家第二代軍人。

楊正益說,在縣城工作的兒子兒媳,通常周末會帶小孫子來看望他。“等孫子再大些,我會把馬燈的故事也講給他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