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印記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夏董財 龍亮 李詩鶴責任編輯:劉上靖2019-06-30 10:17

五枚略帶銹跡的功勛紀念章,浸染了烽火歲月的痕跡。幾張泛黃的老照片,展示了老一代官兵永不褪色的青春。在武警江西總隊撫州支隊組織的“家風家訓”展評中,宣傳干事章宇拿出了姥爺劉晶明當兵時拍攝的老式軍裝照和獲得的紀念章,“這是華北解放紀念章、解放華中南紀念章、抗美援朝紀念章、和平萬歲紀念章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團紀念章,都是我姥爺留下的”。展評結束后,章宇向記者講述了更多他姥爺劉晶明的往事。

1947年,22歲的劉晶明在天津仁記汽車工廠上班,學會了開汽車。就在這一年,他被國民黨傅作義的部隊抓了壯丁,成為一名汽車駕駛員。1949年1月,國民黨華北剿總司令官傅作義正式接受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和平解放北平的條件。在國民黨軍官兵接受和平改編后,劉晶明光榮地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后來,劉晶明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團某汽車連的汽車駕駛員。

在抗美援朝戰場上有這樣一句話:每一車物資都是人命換的。劉晶明所在的鐵道兵團第二師奉命進駐安東,搶建安東鴨綠江便橋。作為一名技術嫻熟的汽車駕駛員,劉晶明擔負了物資運輸的重要任務。白天敵機輪番轟炸,為了及時修通炸毀的鐵路,運輸物資只能在火力相對較弱的晚上進行。夜色如墨,崎嶇的山路上,一輛輛滿載物資的卡車緩緩前進。車燈不能打開,因為些許的亮光可能會讓整個隊伍被狡猾的敵機盯上。路面上的彈坑東一個、西一個,稍不留神,卡車掉進去就很難爬出來。章宇記得姥爺說過,為了防止卡車掉入彈坑,戰士們手臂上會扎白毛巾,站在路兩旁,無聲地指揮著車輛前進。

1951年6月,劉晶明調整到鐵道兵團直屬橋梁團汽車連。第二年4月,他所在部隊擔負起高山至平康間的前進搶修任務。情況緊急,除了夜間進行物資運輸,白天也要進行。那一天,劉晶明駕駛的卡車突然出現故障。他下車檢查后,發現是卡車水箱被流彈打了一個洞,用來降溫的水全部流光。緊急修補后,劉晶明跑向附近的小河裝水。途中,敵機呼嘯而來,投下的一枚炸彈正中姥爺的汽車,留在車上警戒的副駕駛員當場犧牲。敵機轟炸完后,繼續吞吐著火舌,向地面猛烈地掃射。裝水返回的姥爺連忙尋找各種掩體進行隱藏,最后躲進了一個橋洞才幸免于難。“小時候,我常常聽到姥爺哼唱一首歌,一遍接著一遍唱,背上了(那個)行裝扛起了(那個)槍,雄壯的(那個)隊伍浩浩蕩蕩,同志呀!你要問我們哪里去呀,我們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章宇說,姥爺哼唱完歌后總會陷入長時間的沉默。

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在板門店簽訂,標志著抗美援朝戰爭勝利。那一年,劉晶明跟著部隊回國。此后,他先后參與了黎湛線鐵路、鷹廈線鐵路建設。1957年,劉晶明復員回到地方,他的軍旅生涯結束。退伍后,劉晶明從事鐵路建設的物資運輸工作。為了確保物資每次安全地運輸到建設一線,汽車的日常維護極其重要。每天不出車的時候,劉晶明就對汽車進行保養。別人都下班了,他還在檢修汽車,等到檢修完,天已經黑了。正因如此,他在運輸過程中沒有出過一次差錯。

“我出生的時候,姥爺已經退休了,但忙了一輩子的他閑不住,開了一個小小的免費自行車修理鋪,扳手、鉗子、自制的加油壺,叮叮當當的。只要有人需要修車,姥爺總是第一時間過去維修。”章宇回憶道,有好幾次家人正吃著飯,突然門外響起了一聲“劉司機,我的自行車壞了,您幫忙修修吧,我下午還有急事要用”。姥爺立馬放下手中的碗筷,鉆進修車鋪操持起他的家伙。剛開始,因為維修技術不好,很多剛被修完的自行車不久又送回來返工。姥爺覺得挺不好意思,沒事就鉆進修車鋪里琢磨修自行車技術。

“小時候我特別喜歡看火車,不看火車晚上就鬧得睡不著覺,姥爺大半夜抱著我去鐵道邊看火車,看到呼嘯而過的火車,我很快就睡著了。”章宇記憶中的姥爺,經常穿一件藍色的工作服,身材偏瘦,背微微有些彎曲。他臉上布滿皺紋,精神卻很好。只要自己能做的事情,他絕不假手于人。他的衣服都是自己來洗,常穿的那件藍色工作服被洗得泛白也舍不得丟棄。姥爺常說的一句話是,衣服舊點、破點沒關系,但一定要干凈整潔。

1984年,鐵道兵機關、部隊、院校并入鐵道部,退出中國人民解放軍建制序列。章宇聽母親講過,那一年,姥爺特意把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團紀念章拿出來,擦拭了一遍又一遍。

章宇向記者介紹,姥爺生前有一個藏寶箱,里面裝著他的“寶貝”,平時都是用一把掛鎖鎖起來。姥爺去世后,家人在整理他的遺物時才有機會打開它。藏寶箱里有一個用碎花布包得嚴嚴實實的小包,里面裝著的就是紀念章和老照片。章宇說,他經常會想,姥爺開著一個免費的修車鋪,像老黃牛一樣,佝僂著背,埋頭苦干,到底是因為什么。等到他穿上軍裝,成為一名軍人,他明白了,那其中蘊含著一位老兵的本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