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歲老兵張貴斌拿出來的,不只是立功證書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明月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11-16 07:02

他拿出來的,不只是立功證書

■解放軍報記者 楊明月

(題圖照片由劉濤提供,制圖:張銳)

9月28日,國網鞍山供電公司離休干部、老兵張貴斌的二女兒張英,在一個短視頻平臺上傳了一條93歲的父親試穿新軍裝的小視頻,收獲了1.4萬個贊。

這身黃色軍裝是遼寧省鞍山市退役軍人事務局贈送給張貴斌的,視頻中老人穿上軍裝時喜不自禁,滿臉笑意,許多網友在評論里為老人送上真誠的祝福并表示敬意,點贊最多的評論說:“這是你家的‘寶貝’,國家的功臣,人民的英雄,祖國的驕傲。向老英雄致敬!”

距離張貴斌上次穿著軍裝已經過去65年。1954年,他從部隊復員回鄉,就收起了自己的軍裝,藏起了4次大功、4次小功的功勛榮譽。直到今年鞍山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反復要求核實老兵立功信息,憑著“我應該對黨忠誠”的樸實想法,張貴斌才將自己的獎章、立功證和喜報拿了出來。了解老人的事跡后,人們發現——

“塔山沒有山也沒有塔,參加塔山阻擊戰的烈士們就是山,就是塔。”

1948年10月,以“慘烈”著稱的塔山阻擊戰打響。那時,作為原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野戰軍第4縱隊擔架營的一名戰士,張貴斌入伍只有5個月。

1948年5月,22歲的張貴斌從家鄉鞍山參軍。這個年輕人很清楚自己的選擇意味著什么:幾個月前,鞍山迎來解放,安穩的生活近在咫尺,更何況他結婚不久,妻子剛有了身孕。但是他更知道自己該做什么:父親因被國民黨抓壯丁去世,他早早就明白“有國才有家”的道理。因此,哭泣的母親和妻子沒有讓他心軟,他堅定地對她們說:“你們等著我的好消息,我到部隊肯定打勝仗。”

那是一場打得尤為艱難的勝仗。塔山阻擊戰中,張貴斌的左膝讓炸彈“刮下去一塊肉”,他“用土面子糊在上面”止血,繼續背了20多個傷員,“7天6夜守在戰壕里,沒后退一步,戰友受了傷我們就拼命背回來……打完仗,全連只剩下3個人”。

“一點也不怕死,就想著打勝了比什么都強。”回憶往事,93歲的老兵豪氣不減當年。因為在塔山阻擊戰表現英勇,張貴斌獲得“人民功臣”榮譽稱號,并記大功一次。1949年2月6日,是張貴斌牢記一輩子的日子,那一天他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并在隨后的大半生里,時刻謹記著自己是一名黨員。

后來,張貴斌繼續跟隨部隊南下作戰,打武漢、打長沙,一直打到桂林。因戰事緊張,又怕家人擔心,參軍后的整整5年時間里,他沒給家人寄過一封書信,一張寄回家的立功證書成了讓家人知道他還活著的唯一物證。

對于他的妻子丁鳳珍來說,那是一生中最難熬的日子:丈夫杳無音信,她獨自靠編草鞋為生,還要照顧家中老小。1953年,丁鳳珍收到一封張貴斌寄自廣州的信,這個從未出過遠門的女人決定獨自帶著女兒去看丈夫。

92歲的丁鳳珍已經想不起來,那次她究竟用了幾天幾夜才到達廣州,只記得部隊同志的熱情接待“沖淡”了她路途上的辛苦,“到了之后,有炊事員給我打飯,還有人給我打水”。丁鳳珍和張貴斌以及5歲的女兒到照相館拍了他們的第一張全家福,這張照片至今保存在家中的相冊里。

然而,丁鳳珍作為一名軍屬的優待和光榮沒享受多久。1954年,因戰時留下的傷病,張貴斌抱著“不想給組織添麻煩”的想法離開了部隊。他放棄了組織提供的兩個工作選擇:廣東省廣州市海關和湖北省漢口市公安局,決定回到家鄉支援家鄉建設,“在戰場是為國盡忠,但家里還有老母親,我該回家盡孝了”。

戰爭摧殘了這個只有28歲的年輕人的身體。看著一瘸一拐、一頓只能吃下幾口飯的丈夫,丁鳳珍很是心疼,勸他去醫院看看,張貴斌總是用“快好了、快好了”的話語“敷衍”。他覺得,自己是軍人,在戰場上受點傷沒什么大不了的,不是還能正常生活嗎?

從部隊復員回鄉后,極少有人知道張貴斌在部隊立過功,只知道他是一名黨員,一名退伍軍人。工作中,他給大家的印象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黨員和退伍老兵:張貴斌先后在遼寧省海城西柳鎮小碼頭村黨支部、西柳信用社擔任過負責人,之后又到海城農電局西柳供電所當過會計和所長,也在農電局物資供應站工作過。無論在哪個崗位,張貴斌都兢兢業業,無私奉獻,“黨員就是要一心為民,不能只為自己。”

回鄉第一年,正趕上村里組建生產社,張貴斌拿出自己的全部復員費100元,給生產社買了3匹馬和1輛大掛車。這筆錢當時能蓋5間大瓦房,可張貴斌卻帶著全家6口人擠進了3間草房。

上世紀60年代初,張貴斌到西柳供電所工作,適逢農村電網進行改造。他拖著傷腿,和全所職工一起參加會戰,抬電桿、架線路,吃住在施工現場,1個多月都沒回家。西柳供電所距離農電局有15公里,腿部有傷的張貴斌騎自行車往返要三四個小時,他咬牙堅持了6年。他還自己縫了個錢袋子揣在身上,保證一分不差地取款送款。

1962年,還是個孩子的李思恩跟著家人搬到小碼頭村,和張貴斌成了鄰居。他記得,那時候張貴斌就已經是遠近聞名的好心人。當時農村看病困難,張貴斌經常自掏腰包買來青霉素、鏈霉素等藥物給需要的病人,“幫了老些人了”。更讓李思恩感恩終生的是,幾年后他的父親去世,張貴斌忙前忙后幫著他家操辦后事,“他就是一個熱心腸的人,把別人的困難都當自己的困難來幫著解決”。

“掙再多的錢也得用到正地方,要用來幫助別人。”張貴斌對金錢看得很淡。作為離休干部,他住院費用全額報銷,但每次生病住院,只要能下床,他就讓女兒辦出院手續。二女兒張英說:“有時候,我和我爸說多住幾天國家也給報銷,我爸就教育我,說我省下來,國家還能用在別處,給更困難的人用。”

如今,張貴斌和妻子住在海城市一個普通居民小區一套31平方米的房子里。每到陰天下雨,張貴斌的腿就會疼起來,老伴丁鳳珍只能幫他按一按再熱敷緩解。張貴斌早已習慣了這種疼痛,時常,他會因此想起那段炮火紛飛的歲月。

“那么多戰友都留在了陣地上,我還活著,過上了好日子,該知足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 短视频自媒体怎样赚钱 新兴产业赚钱项目 南昌麻将算子规则 挖机和卡车养哪个赚钱 128彩网安卓 类似虚拟货币赚钱的 空之轨迹sc第一章赚钱 平安彩票苹果 天呈食材怎么赚钱的 dnf地轨中心刷那个图赚钱 状元彩票网址 做小额贷app赚钱吗 线下gta5酒吧赚不赚钱 万国彩票网址 公路护坡赚钱吗 资源引流靠什么赚钱